建國70周年有感:青春贊歌
時間:2019-09-16 瀏覽次數:

塞繆爾·厄爾曼說,“青春不是年華,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是恢宏的想象”。改革奮進的車轍,灑在祖國廣袤無垠的疆土上,放眼望去,這“開疆拓土”建設浪潮中,涌現出了一大批光榮夢想的書寫者,他們的青春現于志士之氣,遐想之境,激情之盛。他們堅定自信,以自身的奉獻,吹響著推動時代進步的號角。

鐵路勘察設計師這樣的職業,從事者多為男性,大多數人也從慣性思維上將鐵路暢通千里,氣貫長虹的特征與男性的雄渾豪邁聯系在一起。然而我們的身邊,總有一些清秀端莊,溫文爾雅,與她們從事的事業似乎大相徑庭的女工程師們。她們巧捷出眾的才華與細膩雋永的情懷渾然天成,在熠熠生輝的青春中,鐫刻著對工作的熱忱,對事業的執著。“巾幗無需讓須眉”的意氣與她們傾注的工匠精神深深影響了她們的人生芳華。

在一次聊天中,我獲得這樣一種感悟——拒絕抱怨,鼓勵自己以一個健康、樂觀、大方、陽光的姿態面對工作和生活。而啟迪我的人,就是通號處副總工程師田建芬。她這樣鼓勵著年輕后輩,也數十年如一日地鼓勵著自己。

初次對于田總的印象,來源于一張凌晨發在微信里的照片,西寧的暮秋,光景冷肅,照片中的田總穿著厚重的外套,纖瘦的身影襯于凌晨的墨色。這是2014年的西寧站改項目期間,她深入現場工作的情景。20多年的職業磨練,造就了田總一絲不茍的工作態度和質量當頭、安全至上的職業素養,在責任心與使命感的雙重催化下,她經歷過無數個這樣呵氣成霜的深夜。2014年的9月,正值西寧站開通前夕,頻繁的會議,變化的方案,科研項目與投標工作的穿插,讓田總獨自一人在外度過了自己的生日與結婚紀念日。中秋節的那天,身在嘉峪關出差的田總未能陪伴家人,西安的天空被陰雨籠罩,而酒店的窗外皓月高懸,繁忙的工作結束,田總用手機拍下了月圓佳景。此時的她,望著眼前那輪“照在家鄉也照在邊關”的明月,心中思念的漣漪層層滌蕩。國慶前夕,田總本打算回家為80歲的父親祝壽,由于西寧現場急需專業負責人解決突發的問題,在緊急電話的催促下,田總在乘車快到達機場航站樓時不得不放下回家的念頭,掉頭返回西寧,她選擇堅守自己的工作,選擇以責任、崗位為心中的皈依。

出于對工作和生活的尊重和坦誠,“不揮霍時間,不輕言放棄”成為田總干事業的信念,她勤于筆耕,曾主持完成的科研項目“新豐鎮編組站綜合自動化(SAM)系統的應用”,第一次將信息管理與信息集成的綜合自動化系統推廣應用于我國路網性編組站,成為我國編組站技術裝備的典范。2014年,田總榮獲“陜西省五一巾幗標兵”光榮稱號!接踵而來的榮譽和褒獎,對她來說是鞭策,也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巨大動力。

在我的座位對面,也是一位蕙質蘭心的師姐,短發干練的形象,讓我初次聽她斐然的成績時,內心豁然一亮,她是擔任蘭新第二雙線新疆段副總體及信號專業負責人的袁娟。

在研究生畢業時,她選擇了這個在鐵路系統中舉足輕重、保證行車安全的信號專業,從此對熱愛的事業開始傾注深情。作為一名女同志,與蘭新項目為伴的五年來,她戰風區、探戈壁、不畏艱辛、迎難而上。2012年的冬天,在中繼站選址時,新疆境內700多公里僅有吐魯番、鄯善、哈密三個地區可供居住。一路環境惡劣,生活諸多不便,面對高寒大風的天氣,她克服身體不適,往返于鐵路沿線。在靜態驗收、聯調聯試、安全評估等關鍵時期她長駐現場,由于離家過于頻繁,年僅四歲的女兒說:“媽媽,你走了就把我的心都帶走了!”她悉心計算,整整有一年的時間,她都沒有給自己的孩子添置一件新裝。在工作和家庭的天平上,師姐不忘初心,選擇心無旁騖地工作。她利用積累的高鐵信號設計經驗,成功解決了普速車和動車混合運行難題,還幫助鐵路局相關維護人員提高高鐵技術水平,為新疆高鐵事業的發展貢獻了力量。蘭新第二雙線的開通,給古絲綢之路迎來了又一次新生,1776公里的鋼鐵大道,穿越高原、風區、戈壁,成為我國西部第一條“高速鋼鐵絲路”。師姐作為信號專業的青年骨干,獲得了全國鐵路總工會授予的火車頭獎章。榮譽與她的芳菲年華,相映成輝,她在自己摯愛的事業中揮灑才智和無悔青春。

這是我身邊,最真切平凡的故事。時光如梭,歲月崢嶸,回眸凝望,逐夢前行的征途中不乏像田總和師姐一樣愛崗敬業的女性,她們用親身經歷,踐行著“誠信、創新永恒,精品、人品同在”的價值觀。她們在錦繡年華時,心懷美好夙愿,堅守“梅花香自苦寒來的”品格,執著的走過歲月冷暖,走過山高水長。(通號處  梁穎)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家禽野兽期期精准